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体验医患关系求医问药只看一个医生信不过

发布时间:2021-01-11 16:27:18 阅读: 来源:表盒厂家

体验医患关系:求医问药 只看一个医生信不过

写在前面

自4月18日发起倡议,“寻找微信任”大型系列报道已用三个月时间把探测信任的触角广撒社会多个角落。然而,推动社会信任度的修复并不能停留“广撒网”,因此,即日起,羊城晚报编辑部将下沉到各行各业中,“深了解”不同行业的信任偏差,以及对修复该行业信任的独特需求,同时,从一系列行业信任故事中,探摸陌生人社会人际交往的温度。·何裕华·

羊城晚报记者当了一回“见习医生”亲身体验医患关系

信医生?最多半信半疑!

医生护士抓紧时间歇一歇 羊城晚报记者 何奔 摄

求医之路很累人 羊城晚报记者 何奔 摄

羊城晚报记者 陈映平 通讯员 周密

你信医生吗?相信者有之,少;不信者有之,不多;半信半疑者占大多数。

究竟医患之间的信任度如何?7月11日,羊城晚报记者来到位于珠江新城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穿上白大褂,当了一回“见习医生”。虽然只是短短10小时,而且只在儿内科,但已感受到医患关系最真实的一面。记者从近两百位患儿及其家人的求医过程中发现:大多数病患家属对广州的专科医院、老医生的信任度比较高,而对非专科医院、年轻的医生信任度低。

体验实录

求医问药 只看一个医生信不过

多跑三两家才放心

当天记者跟值的儿内科两位医师,一位是年资颇高的主任医师唐书生,从业时间24年,另一位主治医师张茹,临床经验13年,也算是“老医生”了。当天两位医生接诊量,上午唐医生49位,下午30多位,张医生全天接诊88位。记者发现他们的病人中,至少有二十位以上来自增城、黄埔、花都、番禺等区市,其中不乏刚刚看完一至两家医院(主要是当地大医院或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儿科)后不放心,再跑来这里“再看看”,以求“放心点”的患者及家属。还有一些是在广州市本地的大医院儿科刚看完(比如省人民医院、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广东省中医院等)再跑过来“多看一次”的病患及家属。

下午3时许,来自花都某医院的一位小婴儿得的是肺炎,7月9日起在当地住了几天院,烧退了,病情有好转可是母亲不放心,一行三人带着小BB办了出院手续后赶来这里,张医生检查询问,发现BB病情有好转,吃奶好,精神好,再让BB做了个血常规加上C反应蛋白检测后,证实肺炎得到控制,于是告诉对方说原来医院的诊治是正确的,药也有效,其实不必大老远大热天跑过来,原来的药继续吃即可,谁知小BB的母亲说:“下面医院肯定没有你们医院水平高,不来不放心啊!”

无独有偶。一位从增城赶来看发烧头痛的小男孩今年11岁,正准备升六年级,家长说他总喜欢拍肚子说不舒服,怀疑肚子有事。前一天父母亲先后带他在增城当地的两家最大的医院看了病,其中一家是增城人民医院(中山大学博济医院),当天早上8点多又带着开好的一大包药坐车赶过来,“医生你说我儿子常常拍肚子是不是肚子有事?他总是头痛会不会脑袋有事?”焦虑的母亲说话像机关枪。张医生仔细听诊、检查孩子的咽喉口腔、询问病史后诊断孩子只是普通的上呼吸道发炎,并解释说发烧、感冒、鼻塞都会引起头痛,孩子头痛不一定是脑子有问题。原来医院开的药也是对的。“这些都是大医院开的药,没问题,”张医生劝对方不用太担心,若是实在放心不下,等孩子病好了,如果还是头痛,再挂个心理科或是小儿神经内科咨询一下。

这一幕幕求医怪象,天天在这里上演。张茹医生说,其实一般的感冒发烧,只要是专科医生对症对因处理,一般都不会错,病人跑来跑去一家医院看完又跑到另一家医院看,实在没有必要,既费时又费力,孩子也辛苦。她感慨道:“如果病人多些对医生的信任,他们少了跑来跑去看病的辛苦,我们医生也会轻松一些。”

医生越老越被信任

在唐医生的诊室里,一对父母正带着女儿在咨询,女儿哭得震耳欲聋,前几天发高烧近40摄氏度,发生抽搐惊厥超过五分钟,父母担心女儿烧坏脑子,焦急地咨询如何办?唐医生先是告诉父母虽然有过高烧惊厥,孩子可能会受到影响,但也不是百分百发生,他检查女孩双腿神经反射区,没有发现异样,于是告诉父母说等孩子发烧全好了,如果担心有后遗症,可以做个脑电图排查一下,“现在病没有完全好,先观察一下。”孩子的父母神色明显缓和下来,连连点头称是,转头对记者说,我们最相信唐医生了,他是老专家,经验最丰富了!诊室里进来的患属基本上对专家神情恭谦,态度和善。

对比下,尽管张医生也算得上是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了,但虽然她耐心解释,讲得口干舌燥,一些患属仍是对她说的话半信半疑,流露出似信非信的神情。所以有时候要说服患属接纳一些合理的治疗方案显得很费劲。

记者看到,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孙女来看发烧感冒咳嗽,一进门就提要求:“医生给孩子挂水行不?一挂就会退烧!”张医生耐心解释说,要看孩子发烧有没有细菌感染,必须先做检查,查出来如果感染严重,符合用抗生素的话,就上,否则,对症开点药吃就可以了,不一定要挂吊瓶。老人家老大不愿意,一个说:“孩子三天后得坐飞机回美国了,这不赶紧退烧孩子上飞机受罪咋办?”另一个说:“孩子今天早上到现在没吃东西,得赶快想办法退烧,要不急死人了!”张医生劝说道,其实如果感染不重,吃药比较合适,挂瓶有风险,副作用也大一些……两位老人看到医生坚持,好半天才答应不打吊针。但嘴里还是一直说:“这一挂烧就退了,病就好了,孩子不就少受罪了?”类似这种一进来就主动提出挂吊针的患者,并坚持说这样效果好的还不止一两个,对每一个患属,张医生都得费不少时间做解释说服工作。有的病患态度还好点,有的说着说着就给医生脸色看。“有时候他们还骂粗言,扔病历,我就当做没听见没看见呗!”可能见怪不怪了,张医生说起这一切时态度十分平静。

多问一句都是为求安心 羊城晚报记者 何奔 摄

医生连轴转,疲态挂脸上 羊城晚报记者 何奔 摄

听听医生的心里话

张茹

(医学硕士、主治医师,13年临床经验):

当医生真的很累

7月11日下午4点半,当88个病人终于看完后,张医生疲惫地靠在椅子上,双手轻转按着腰部:“我今年三十五岁,几乎每天这样坐着给病人看病,腰椎间盘突出、痔疮,都是职业病。”她微笑着的脸上露出一丝倦意。

还没说两句,有病人推门进来咨询用药方法,她解释完了,病人转身离去,刚要开口说话,又一位病人冲进来了……

“我们换到休息室聊吧?”她带着一丝歉意说道。

转到医生护士休息室,这是一个十多平方米的小房,里面有两张上下床,是医生跟护士们中午休息时用的,中午我来吃饭时看到,人多地儿小,三个医护人员并肩挤着一起躺在一张床上休息。

“如果病人更多信任的话,真的可以省很多事!我们压力也会小一些。”她说。

她的一位亲戚,孩子四岁了,几乎没有上过医院,有个头痛脑热的打个电话咨询她,说下症状,她凭着经验开药指导。“去医院多,病孩容易交叉感染!”她说,“但病患我不敢这样指导,担心万一出事他们要怪责。担不起。”而且,“关键是亲戚信任我!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怀疑,这样我没有心理负担。”

家里,七岁的孩子在等着她下班回家,基本上是老人家管,“根本顾不上。”她的表情有点内疚,“没有办法,医生都这样,太忙了!”

“这么累,图什么?”

“我现在算好多了,原来在急诊,更累得多,每天凌晨两点到五点这段时间得打起精神看病,有时候必须浇点冷水才清醒,没多久就蛋白尿了,我的身体就从那时候差下来了!但我真的很喜欢孩子。”

“哪什么事让你最开心呢?”

“病人来复诊,告诉我说吃了药病好多了。挺开心的。”脱下口罩的她,倚着床架,露出小酒窝,笑了!

(陈映平周密)

唐书生

(主任医师、24年临床经验):

来看病的也不容易

7月11日早上,才7点半,唐医生就坐在诊室里开始给病人看病,比规定的出诊时间提前整整半小时。

“你这么早,不辛苦吗?”记者问。

“习惯了。”他微笑着回答。

“有的大孩子想看完病赶回学校,学习紧不想耽误,所以早点帮他们看完。”这是他提前出诊的理由。

出诊期间,他几乎没喝水,偶尔脱下口罩喝一小口,“病人多,走不开,少喝点水不用上厕所。”他解释道。

不知道是因为他资格老,还是许多患者都是慕名而来,所以等半天才轮到也没脾气。没有看见病人面露不悦之色,也不知道是不是习惯成自然之故。遇到病孩听诊不配合,大孩子他夸两句,小BB他逗一下才按下听诊器,也奇怪,哭闹着不配合的BB比较少。碰到要抽血检查,又有两个大人带着来的,他开好检查单递过去时会提醒一句:“交费在二楼,抽血在三楼,你们一个去排队交费,一个先上去排队等抽血,可以省点时间。”家长们听见往往面露感激之色。他说,这样可以早点拿到检查结果,早点看完病回去。小小一句提醒,每隔一两个病人就要说一次,他总是不厌其烦,说了又说。

“你脾气真好!”记者不禁夸了一句。

“孩子病了,孩子难受,父母焦虑,心情就不好,有时候他们两口子甚至奶奶爷爷,甚至在这里就互相怪罪对方吵起来了!”他说,我得劝他们别吵架,安慰他们不用担心,解释说大概用了药,这病还得几天才好,烧得多久才退,可能晚上还会烧起来,注意发烧超过38.5摄氏度得及时吃退烧药……他们的心情放松下来,说什么就容易听进去了。

他的病人真多,当天上午,35个号加挂到40个,再加到45个,最后快到中午一点钟时,一共看了49个病人。

“不少外地来的病人,既然来了,看一次病不容易,加号就加号吧!”一边吃着盒饭,他一边说。

“你中午去哪儿休息?”记者关心道。他说,中午基本没时间休息,吃个饭、上个洗手间,实在困了就在诊室检查床上躺一会。

两点整,挂了下午号的几十个病人,早就眼巴巴地候在诊室门外,等他开门。

(陈映平周密)

记者手记

信任缺失大家都累

一天下来,发现当医生真累,病人也不轻松。

一对从增城带儿子赶来看病的夫妇告诉记者,孩子昨天开始发烧头痛,所以夫妇俩从昨天就没心情做生意了,晚上先带孩子去了当地一家医院,“打了针回到家烧没退,去的时候才37摄氏度多,打完针回到家升到39摄氏度,我们就换了一家医院重新看。”当时我们问孩子会不会烧坏脑子,医生说不放心可以做脑电图。当妈的第二天想想不放心,反正都要检查,不如上广州找大医院。于是两口子关铺带孩子上广州了,转了几趟车,快十一点才来到医院,挂上号找到医生诉说:“担心孩子要抽血检查,孩子从早上到现在没喝过水没吃一点东西,可不可以喝水吃东西?”医生提前替他们开了检查单,交代说可以吃东西喝水,但等他们拿到结果回来时,已经是下午近三点了。医生检查发现,孩子的病并不重,就是一般的咽喉炎,之所以没有退烧可能是从早上起就一直没吃药,但父母不放心,要求再看一下是不是孩子头痛是脑袋有其他问题,又说孩子鼻塞,想检查一下鼻子有没有毛病,没办法,只好让他去挂个耳鼻喉科的号,“你要实在不放心,去找专科医生检查看一看吧,我个人认为没什么问题。”医生无奈地说。下午近四点,挂到号的夫妇俩带着孩子去耳鼻喉科候诊了,或许,等他们排到看完病,天就黑了。为了一个咽喉炎,两天带孩子看三家医院,奔波几十公里,能不累吗?而这一切,不信任占了很大因素,对当地医院的不信任,对专科医生的不信任,让他们选择不辞辛苦的看病路。

遗憾的是,这样的病人,真不少。

羊城晚报记者陈映平

甘肃省公务员考试报名

酒泉西部计划考试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内容

甘肃省公务员职位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