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烨卖得了萌逗得了哏HOLD得住主旋律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00:18:54 阅读: 来源:表盒厂家

刘烨:卖得了萌,逗得了哏,HOLD得住主旋律

腾讯娱乐专稿(主笔/易珥 摄影/薛建宇 摄像/阿洋 责编/露冷)

刘烨穿着一双大红色的短袜,一坐下来,袜子就从他的黑色西装裤与黑色皮鞋中间露了出来,引人侧目——今年是他的本命年,他买了二十多双这样的红袜子,走哪穿哪。

他的同事已经勉强和这双袜子达成了和解,“没事……一双红袜子嘛,我们习惯了。什么?不管他?那也得我们管得着啊……前几天那个发布会,他不就穿了这红袜子去了吗?”

不过好在他是刘烨,19岁以主演《那山那人那狗》出道,23岁,就以《蓝宇》获得了金马奖影帝。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华语一线小生的行列中。眼下,又在《北平无战事》里演一个共产党特工,与陈宝国、焦晃、倪大红、祖峰这样的老戏骨一起共担起大梁。所以,他才会被准许在这个势利的圈子里,活得少一点规则,多一点自我。

这是关于刘烨的两面:黑色皮鞋里面藏着的红色袜子,而主旋律的银幕形象后面,则藏着一个叫做“火华哥”的逗逼青年。

在《北平无战事》的片场,刘烨和沈佳妮走戏的时候,一把拉开了她要坐下的凳子。那个戏讲的是主角方孟敖的妹妹死了,天下着特别大的雨,演员流着泪讲台词,沈佳妮饰演的何孝钰本来站着,按照剧情要坐下。“佳妮站在我旁边该坐下来的时候我就很自然地把椅子一撇,她就扑通坐地上了。”刘烨说,这是“下意识”的反应。

这个电影讲的是1948到1949年国共两党的经济斗争,同剧的演员都是戏骨,陈宝国、焦晃、倪大红、王庆祥等等七位影帝,平均年龄五十开外。刘烨之前和沈佳妮合作过,本以为开个玩笑很正常,但在这个严肃紧张的剧组里,沈佳妮只好瞪了他一眼。刘烨不死心,另一次走戏的时候,本来要绕过一个沙发坐下来,他直接跨了过去。不过,这次配戏的不是沈佳妮,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戏骨老师,“你不认真啊”,老师批评了他。

“被收拾了,”刘烨憨憨地笑。他说自己忍受不了“顺撇”,任何持续的状态都应该被打破。苦大仇深的戏,一定要跳出来搞笑一下,演喜剧逗比,就得保持紧张的态度。不过,他懂得适度,一切都在允许的范围内。小时候上学他也愿意接话,逗同学笑笑,又绝对不会严重到老师一个粉笔头扔过来教训的程度。

从《建党伟业》中饰演毛泽东以来,刘烨演了不少主旋律作品。当初因为《那山那人那狗》、《蓝宇》等文艺片被媒体封为“忧郁小生”的刘烨,从演主席到演地下党,竟然毫不违和。他身高1米86,剑目星眉,自称“我这种形象都是演正面人物的。”导演黄建新曾透露,拍《建党伟业》的时候,刘烨每次化妆只需要20来分钟,加重一下眼睛部分、戴个头套就能搞定。而“主席专业户”唐国强演毛主席一般化妆都超过一个小时。

《建党伟业》之后,很多主旋律题材找上门,刘烨都推了,他觉得自己不能成特型演员。更何况市场逐渐在发生变化,以往高大上的形象不再流行了,现在讲究接地气。他的经纪人常继红希望他拍一部战争幽默剧,形象正又搞笑,能展现出他的喜剧气质。常继红入这个圈子几十年,做过场记、导演、制片,后来又带出过蒋雯丽、孙俪等明星,这位资深经纪人一手策划了《火线三兄弟》的项目,为了赶刘烨、黄渤、张涵予三位金马影帝的时间,剧本边写边拍,拍电视剧的同时还套拍了一部风格类似的电影《厨子戏子痞子》。刚结束《火线三兄弟》,刘烨就投入到《北平无战事》,从战争幽默剧转入战争正剧。这个看上去更适合和漂亮姑娘谈恋爱的演员,从不吝啬自己在战火纷飞年月表达对组织的信任。电视剧市场上家庭剧与主旋律互为伯仲,无论从形象还是志趣考虑,主旋律都是更适合的选择。刘烨特别有民族感情,自己出演的《南京!南京!》只看过20分钟,那段高喊着“中国不会亡”的20分钟,刘烨看后立马冲了出去,在阳台上哭了20分钟。“他实在太爱国了,”常继红说,刘烨甚至很少去日本,曾推掉日本电影的片约。

而戏外,他时刻表现出“你们都被角色骗了,我其实是个逗比”的行径,在微博上成立“火华社”,煞有介事出台了“火华社”的社员指南。常继红很认可这种“落地”的行为,觉得刘烨的形象终于和刘烨本人一致了。不再是影视剧所塑造出来的高贵冷艳,那不是刘烨,更重要的是,那不再是目前的审美趋势。

刘烨似乎对解构一切完整的、刻板印象的东西有着偏执的爱好。性格中诙谐、时刻想要从主流逃逸的冲动、冷幽默等等元素,填充着他个人的银幕形象与自身认知之间的鸿沟。甚至生活中也是如此,无论处于什么样的特定情景,他都要打破那个特定情景的俗套。有一次和妻子安娜依斯在法国乡间小路散步,两人拥抱时风声哗哗的,“那个安静、那个美,浪漫极了,我就受不了,我就受不了你像韩剧”,于是,就在那个瞬间,他对妻子说,“这会儿如果谁不小心放个屁……

《封面人物》采访伊始,刘烨看了眼摄像机,“有摄影机就不自在”。他多次对媒体表示,自己不太适合接受视频采访,文字采访挺好,还能揉个眼睛、抠个脚。一有摄像机就拘着,不敢说错话,偶尔带个脏字都是证据。

他做职业演员十几年,演戏的时候踏实,“你做任何不好的、恶劣的表现都是别人,”采访就艰难,“别人看着就是刘烨本身,所以就尽量藏着呗。”

对向刘烨的镜头有两种,虚构与非虚构。在戏里,他是各种角色,虽然很害怕和女生卿卿我我的戏,尤其是深情款款地看着对方说“你瘦了”,他也不改剧本。新戏里演一个抽雪茄、喝红酒拼命耍帅的公子哥,他本身不是这种精致的人,“大学的时候就糙”,却仍演出有“像鹰一样眼神”的骑士感觉。这是一个职业演员的修养。

非虚构的镜头,比如采访、真人秀,他表现出一种放松与警惕交替的状态。早年接受采访,他穿短裤、T恤,还不化妆,这确实是给其经纪人常继红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公司同事也试图说服他,说大众毕竟想看明星,明星样你知道吗?但他从不会全然松弛,尤其是对着一个自己并不舒服的采访镜头,他有一种近乎本能的防御。他甚至会注意到采访问题的铺陈设计,然后在记者问出主要问题的时候,坏笑一下说,“看,挖掘机来了。”

不久之前,刘烨接受真人秀《花样爷爷》的邀请,带领几个前辈游欧洲。在其中一集里,摄影机捕捉到他和曾江喝酒夜聊,大谈自己的三段恋爱经历。第二段恋情是他上大四的时候,“她特别红了之后,就跟我提分手,吵架。我说对不起,男人就是这样,男人你比我低,你跟我提分手,对不起我错了。如果你高了,你高了你跟我提分手,你走,就是这样。”媒体很快推测出,他说的是前女友谢娜。

那天拍摄的摄影机很小,被架在屋顶一角。“当时也没想到上面还有个东西还录着呢”,刘烨并没有抗拒回答这个问题。事实上,他很敏锐地意识到了采访时记者对是否要问这个问题的犹豫,主动说,“想问八卦是吗?”

节目制作的时候,上海台问过他是否要删掉,“我这人的态度就是我说的话,我就说了”,他觉得,一个十几秒的片段,一些关乎自尊心的言论,没什么关系。后来事情的发展还是出乎他的意料,当事人开始回应,他参加发布会,有人问他是不是炒作。

“我只能说一点,就是太多人,太多别人,比当事人还放不下,就只能说这一点。跟别人有什么关系啊?”他说。

作为一个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十几年的老手,刘烨不会没有意识到媒体有夸大明星言论的饥渴症。他的第一反应却不是“我要小心说话”,而是“我不能小家子气”。“你说了就说了,干嘛那么小家子气?”他语速很快,“(我)做人就是这种吧,就是不愿意说那个唧唧歪歪一些事,就是那个瞻前顾后的,就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对了就是对了,错了就错了,就是错了有什么办法?而且不喜欢解释,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说的是对还是错,千万别解释。”

刘烨有次参加电视访谈,谈到与父亲的关系时说,自己和父亲都没有说过一千句话。他父亲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灯光师,从小对他家教极严,威严绝对不容挑战。这样严肃的家教让刘烨的人生之路走得极为规矩,他的个人形象和银幕形象都很健康。几乎没有绯闻,情史清清楚楚,也不耍偶像派的高冷作风。早期作品《蓝宇》大概是他最“出位”的表现了,他在其中扮演一个同性恋,并凭借这个角色拿了当年的金马奖影帝,那年他23岁。

中戏毕业时,他却几乎要放弃表演事业,去南方城市当主持人。刘烨刚到中戏的时候并不喜欢表演,而且中戏复杂的环境,让这个之前只在家、学校两点一线生活的东北少年极不适应,“社会好凶险啊”,他总结了这么一句。

刘烨足够幸运,19岁时被霍建起导演相中,出演《那山那人那狗》中的一个乡村男孩,这个角色为他赢得第1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提名。刚大二,就成了学校里的名人,刘烨逐渐变得自信,“人一自信的话,就会做对很多事情”。

一部成功电影培养起来的自信,并没有充足到让他把电影当做事业。大四毕业,某南方城市邀请他去当主持人,月薪一万多。刘烨跃跃欲试,连学校的汇报艺考也不想参加了,哥们儿得挣钱去。但他还是被同学劝回来考试,“就突然想我大学学了四年,因为四年很宝贵嘛,就是你说青春啊,包括你的所有的你见识的、学的东西,我这会儿要去当主持人还是留在北京赌一把?后来还是赌一把。”

他赌赢了,2001年就从100多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出演《蓝宇》。

也同样是2001年,他把父母从长春接到北京。当时父亲还不到60岁,但刘烨坚决不让父亲继续干灯光师,他知道太苦。他开始完全接管养家的重任,与父亲的角色完成了反转。“我爸那种完全的威严也放轻松了一些。”

得金马奖之后,很多人对刘烨说,你得做姜文,只拍电影。二十出头的刘烨心里清楚,文艺电影只能带来小众的关注,他需要大众的认可。当时他和陈坤(微博)、周迅出演电影《巴尔扎克和小裁缝》,三人一起上街,很多人找陈坤、周迅签名,没有人认识他,他就在旁边等着。那两人因为《像雾像雨又像风》红遍全国,刘烨觉得,“电视的力量太大了”。他马上接演了赵宝刚导演的《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

出道以来,刘烨一直以“拼命三郎”的精神工作。“出名其实挺容易的,拿个奖,参加个什么比赛,或者像现在这样,有个网络事件,很快就有关注度。但是我觉得这种关注是一种好奇,是一种新鲜感,你必须有大量的后续顶着你,托着你,如果玩清高,只拍文艺片,一两年我就没了。”2003年,他拍了5部电影,4部电视剧,一年就拍了9部戏。

他以缺乏职业安全感来解释自己当时的拼命,同时,他也需要尽快适应家庭顶梁柱的角色,为北京的房子还房贷。刘烨总是强调演戏是他谋生的手段,对演艺事业并没有“理想主义”的情怀,“就跟我学开锁似的,我是靠这个吃饭、养家,但一下开锁开出名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现在,当和记者讨论起理想主义情怀时,他讲了一个故事。“哥们俩人约定重阳节见面,一个人把这事儿忘了,重阳节一看见菊花突然想起来,哟,我跟哥们约好了,但是在一千里之外,怎么办?但我不能把这个信义丢了,就自刎。因为传说人一天走不了一千里,但鬼魂可以。他希望他的鬼魂去赴这个约。”刘烨说自己的理想主义情怀与生活态度有关,迷恋和信义有关的古风。同时,也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浓度。

刘烨本来没打算接拍《北平无战事》,当时是八月份,正是欧洲的假期时间,他要陪妻子。编剧刘和平和导演孔笙找他见了个面,用角色的“骑士精神”打动了刘烨。

今年是刘烨的本命年,他休息了五、六个月。以前是事业第一,现在家庭、孩子占据了更重要的位置。“谁都得老,谁都有不红的一天,不能说是现在懒惰,什么事业不想干了,那倒没有,事业也很重要,但是跟生活应该并行。”

这是一个男人走向成熟的故事套路,但对刘烨来说,家庭也有着治愈的效果。他2005年开始严重失眠,直到遇见现在的妻子才能睡好觉。他甚至记得落下病根的具体诱因,05年在上海演话剧,晚上10点半演完特别兴奋,第二天早上5点就要起来拍电影《米尼》,一下子就失眠了。

他最初吃的药是氯美扎酮,名字听起来跟“查获的毒品”一样,同时还喝酒,但即使这样,依然没有办法缓解失眠。最严重的时候是在2006年,他跨国拍《满城尽带黄金甲》和《暗物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都睁着眼。

刘烨将失眠归结为事业上竞争上的压力,和当时初入娱乐圈的不适应。现在影坛的一线小生如陈坤、黄晓明等,包括刘烨,都是从那时的小生竞争中胜出的选手。过程是惨烈的,常继红还记得,她见刘烨时,刘烨在拍《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特别忙,满脸是包。他这个戏也想上,那个戏也想上,除了机场就是片场,一年没休息过三天。

2006年,他遇到了法国姑娘安娜依斯,一见钟情,有了踏实的感觉。现在当妻子不在身边的时候,刘烨仍然需要吃褪黑素——一种促进睡眠的胺类激素,相比于处方药氯美扎酮,已经是巨大的进步。2010年和2012年,刘烨迎来了自己的一双儿女,刘诺一和刘霓娜。

虽然家庭的构成是中西合璧,刘烨却全然让中式传统占了主导。比如,树立一种长辈的权威。过年的时候,他让两个混血宝宝给爷爷奶奶磕头拜年。熟悉中国文化的妻子能够理解他的行为,“她觉得中国的这些传统特别好”。对中国文化的重视,让他不仅不接受孩子去法国完成教育,甚至在中国完成教育也得是纯中国孩子的小学,而不是明星们通常选择的国际小学,“我特别想就让他们小时候还是跟中国小孩儿一起”,这是婚前就定下来的人生路径,“我一开始就跟她讲了,我说我没办法去国外生活,如果咱俩结婚,也一定得在国内生活”。刘烨希望自己孩子能和自己小时候一样接受国内的义务教育,“最重要是中文,中文太复杂了,如果缺少了小学、初中这块,你再想进到中文体系里面就根本就不可能”。

安娜依斯对这些没有什么异议,她很崇拜刘烨,两位的爱情见证人常继红形容她“看刘烨的眼神都是仰视的”。刘烨也有自己仰视的权威,小时候他常挨父亲的揍,“拿那扫把往屁股上噼里啪啦一顿抽”,但是,“抽完就是真老实了,有些东西不敢碰,我觉得对我特别好”。不过虽然刘烨对自己的“挨揍”童年毫无怨言,现在他和妻子也还定下了约法三章,对自己的孩子绝对不能动手。

与父亲交流的欠缺,多少影响到他同孩子的沟通,尤其是长子。他也非常想成为一个外国电影中经常出现的理想父亲,能跟孩子拍掌握拳,“give me five,就那样的”,他美不滋儿的演着,“多洋气啊”。但事实上,他就是做不来,“中国人传统的东西太重了”。

他希望被媒体夸奖,“说我好的,我都爱看”,但是,“那个忧郁小生什么什么的,除外啊”。对于早年自己在文艺片里给人留下的那个印象,他评价说,“一开始还挺享受的,还觉得多酷啊,梁朝伟也是忧郁小生啊,你知道。时间一长就不行了,尤其是年龄越来越大了吧。因为觉得男的还是应该有个男人样,你在家里边是顶梁柱,在外面却老被人说成那样,我觉得就特难受。”

刘烨记得自己小学毕业,身高就达到了1米7,超过了他爸。现在他也是威武雄壮的“爷们”,家里的支柱,一个儿子、丈夫、父亲。和朋友组车队开车,他一定是开头车的那个人,拿着对讲机指挥交通,队友们喊他“刘司令”。甚至,他还是吉林省青年联合会的副主席,“我是吉林省外的青年代表”,他每年都会回吉林参加青联的活动,“组织挺信任我”,他说。

河南镀锌钢网

北京果宝特攻玩具

安徽7吨叉车飞臂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