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侦察班班长铲除千年树怪惊动黄河北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59:48 阅读: 来源:表盒厂家

1947年5月,随军南渡黄河的某连侦察班班长常海涛在执行任务时受伤,被迫留在黄河北岸大槐树村的金山家养伤。这大槐树村因村东一棵大槐树而得名。这大槐树可真叫大,树身五个成年人手拉着手都不能合围。由于槐树年事已高,树枝大多枯死,只有数得清的几个树枝上挂着黄色的叶子。

一天,常海涛正在炕上倚着墙看一份旧报纸,大街上忽然传出不算和谐的锣鼓声。常海涛问坐在门槛上抽烟的金山:“大叔,外面在做什么?这么热闹。”

金山在鞋底上磕了磕烟灰,又装上一袋,点着火,深吸了一口,才慢条斯理地说:“在给‘树仙’娶亲。”

“‘树仙’?什么‘树仙’?”常海涛感觉蹊跷。

“就是村东的那棵大槐树。”

“给槐树娶亲?这不是笑话吗?!”常海涛放下手中的报纸,“这是封建迷信。”

金山没有接话,只是使劲地抽烟。

“大叔,听说村东那棵大槐树有一千多年了?”金山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都是听老人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谁也说不清。”

“那,槐树成仙,是谁说的?”

“这,说来话长啊!”金山又装上一袋烟,“那棵大槐树原来不在村外,就在村口。因有‘树大自成仙’的说法,所以,没人敢动它哪怕一片树叶。五十年前的一天深夜,有人从村外回家,忽然看见树上有两盏灯。他好奇地走进一看,原来是一条碗口粗的大蛇,在树杈上看他。他大惊失色,连滚带爬地跑进村,叫来村民,点着火把一看,哪里还有大蛇的影子。人们就议论纷纷地回去了,都说是他看花了眼。谁知,第二天一大早,早起拾粪的人就看见村里一个刚娶的新媳妇吊死在树上。村人请了一个风水先生,风水先生说,大槐树已成仙,那个女人就是被‘树仙’招走了。并说,村民必须搬离大槐树旁边,并在初一、十五上大供才能免灾。于是,村子就搬到现在这个地方。”

“可风水先生并没说给‘树仙’娶亲呀?”常海涛见金山又在装烟袋,插嘴问。

“风水先生是没说。可五年前,从南方来了一个道士,说必须给‘树仙’娶亲,才能免去全村人的灾难。”

“可你们凭什么听他的?”

“起初也没人当回事,但不久后的一天早上,村西金贵家的院里出现了一张黄色的纸,纸上写着让金贵晚上将大女儿送到槐树底下,不然,将有灭顶之灾。当时,金贵也没太在意,就把那张纸引了火。谁知,第二天,出去放羊的小儿子很晚还没有回来,去找时,发现几只羊都在大槐树旁边吃草,就是不见他的小儿子。村民几乎全体出动,找了大半夜,一无所获,也就各自回家睡觉。金贵疯了似地在大槐树四周用棍拨着草找,找着找着就累的昏倒在地,等他醒来时,发现儿子就在大槐树上倚着。金贵大喜过望,跌跌撞撞地跑到大树下,叫了一声儿子的名字,再一拉儿子的手,才知道,儿子已经死了。”

说到这里,金山顿了顿:“打那以后,谁家要是收到那张黄纸,就在晚上将女儿送到槐树底下,第二天早上再去接。这些女孩子都说不清昨晚具体做了些什么,但事后人们发现,这些女孩子真的和男人睡过觉,因为有的女孩子已经怀孕。”

“那个道士后来有没有出现过?”常海涛迫不及待地问。

“那个道士经常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村上,有时还到被‘树仙’娶过的人家问这问那。并说,他也是神仙,这次下界就是要说服‘树仙’不要再杀人。他还说,‘树仙’已经答应了他,只要准时送去姑娘,他保证不再杀人。”

说到这里,金山站起身说:“好了,不说了,我要去帮忙了。”

看着金山拍拍屁股上的土走出大门,常海涛又将报纸拿起来,但他无论如何也看不下去了。他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鬼。因为他在部队里听老师讲课时知道,世界上根本没有神仙、鬼怪,这一定是有人利用村民的愚昧无知,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决定今晚斗一斗这个“树仙”。

经过几天的疗养,常海涛胳膊上的伤口已愈合,但还是隐隐作痛。他找了一块布将伤处又包了一层,用绳子系好,坐在屋里等待天黑。

晚饭后,街上的锣鼓又敲打起来。常海涛混在人群中,向村东的大槐树下进发。

离大槐树还有一段距离,人们就低下头,不敢高声说话。常海涛抬头看去,星光下的大槐树阴森可怕,像一个怪兽的头。

来到大槐树下,人们放好供品,点上蜡烛。村里德高望重的老者鞠了几个躬,口中念念有词。再看村民,没有一个敢抬头。

仪式完毕,人们把叫小琴的“新娘”留在树下,悄悄退去。

趁人不注意,常海涛趴到一个坟头的后面,静观事态的发展。

坟头离大槐树近一百米,借着烛光能模糊地看到那个东张西望的姑娘。常海涛想,被送到这里的姑娘,一定在家中就接受了父母的“教育”,要不,在这漆黑的夜里,就是男人也会惊惶失措的;而这个姑娘虽然也表现出害怕,但她依然站在那儿,等待厄运的降临。

忽然,一阵风吹来,树下的蜡烛一下熄灭了。常海涛揉揉眼睛,他看见姑娘的身边多了一个人影。

常海涛从坟头后闪出来,快速向树下匍匐前进。

但等他接近大槐树,树下早已没了人影,连供品都一扫而空。常海涛站起来,快速绕着大树转了一圈,确信无人后,撒腿往东边追去。因为他想,坏人决不会往村子方向走的。

但追出近百米,常海涛站住了。他想,那人带着一个姑娘,不会走这么快。常海涛回过头,又看到了模糊不清的大槐树。

“会不会大槐树有问题?”常海涛转回身来,悄悄回到大槐树下,又围着树转了一圈。他忽然想起有一次去敌占区侦察,被敌人发现,后来是藏在一棵大树的树洞里才脱的险。对,像这么大的一棵树,树心一定是空的。但他用手又摸了一圈,树身好好的,根本没有入口。是不是自己想错了呢?他抬头看了看树身,树身很矮,分叉的地方伸手可及。他攀住一节胳膊粗的断枝,站到几个大树叉中间。动了动,左脚下竟有点软。他蹲下身,用手摸了摸,他摸到了一条缝。将手指伸进缝里,勾了勾,树皮竟是和树身分开的。

“是一个入口。”常海涛高兴地差点叫出来。他轻轻掀开树皮,用手往里伸了伸,下面确实是一个树洞。

但他不敢贸然进去。他从树上下来,摸索着找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树枝,二次爬上树,掀开树皮,用树枝往里探了探。树洞好像很大,因为树枝触不到边。他正在犹豫是不是下去时,听到下面有动静。他连忙把树皮盖上,只留一道缝往里看。他看到了一道光,是从一个角落里发出来的。然后,他看到一个人从亮光处走出来,拿了一件什么东西,又进去了。

这一道光,让常海涛心里一阵窃喜。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下面不仅是个树洞,还有个里间,这光就是从那儿发出来的。

常海涛悄悄将树皮移开,慢慢溜进洞里。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慢慢靠近那道亮光。用手一触,原来是一条布帘。常海涛轻轻掀开布帘,里面的情景吓了他一跳:在铺着麦秸的地上,小琴一丝不挂的仰面躺着,好像睡得很香;在他的旁边,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男人正吃着村民拿来的供品。看样子,这个家伙是想吃饱后再行好事。

这次,常海涛的胆子大了起来,因为他看见这里面就一个坏人。他猛地挑开门帘,一步跳到那个男人身边,还没等那人明白怎么回事,匕首已架倒他的脖子上。

“别动!举起手来!”

话音不高,但在那人听来,不亚于如雷贯耳。

“你……是人……还是……鬼?”那人战战兢兢,瘫倒在地。

“这话我该问你。”常海涛说着,用那人的腰带将他捆了,又拿过一件衣服给女孩盖上。

这时,常海涛听见外面有嘈杂的人声。他丛树洞里探出头来,看到树下聚集了很多举着火把的村民。

“金山叔,我在这儿。”常海涛从树洞里爬出来,对着金山直喊。

“我说吧,他准在这儿。”金山有回过头来,着急地说,“班长,你怎么能乱跑啊?若是出了问题,我怎么向上级交待!”

“没事,我是来除妖的。”说着,将那个吓得缩成一团的人揪出洞外。

“是道士?”人们先是惊奇,而后才逐渐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个坏蛋在兴风作怪!

人们一涌而上,拳头巴掌像雨点一样落在道士身上。

几天以后,作恶多端的道士被带到县里,一星期后被依法执行枪决。

就在道士被枪毙的第二天,常海涛要过黄河去追赶部队了。村民们恋恋不舍地送到黄河边上。常海涛把金山拉到一边,悄悄地说:“金山叔,我求你一件事,我走后你告诉小琴,等我胜利归来。”

金山却挠了挠头:“这个么……”

常海涛着急地说:“怎么,金山叔不肯帮这个忙?”

“不是不肯,是帮不上了。”金山回头看了一眼人群中满脸绯红的小琴,故意大声地说,“人家小琴有心上人了,说是什么降妖除怪的……”

人群中发出一阵阵友好的笑声。

常海涛转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大槐树,不知为什么,他的眼里浸满泪花。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