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铁岗指出煤矿安全迫切需要科技支撑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44:11 阅读: 来源:表盒厂家

张铁岗指出煤矿安全迫切需要科技支撑

大坪和陈家山矿难国务院事故调查组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铁岗,4月6日在郑州接受记者专访时指出,依靠科技解决安全问题才是根本出路。

作为我国目前唯一一位直接从煤矿一线成长起来的院士,凡事亲历亲为已成张铁岗的工作作风。今年春节前,接连发生的河南大坪、陕西陈家山矿难,他作为国务院事故调查组专家组组长,抢险本来不是他份内的工作,但他不仅亲赴抢险一线,出色地完成了抢险任务,而且写出的反馈意见直接向温家宝总理作了汇报。根据这些意见,他就煤矿安全的技术基础不牢,如何依靠科技进步促进煤矿安全工作写出了他的建议直接报国家有关部门,同时这些调查意见还促成了国家《关于加强煤矿瓦斯突出防治的意见》和《在重点矿开展瓦斯防治专家会诊的意见》等文件和措施的出台。

总结接连发生的重大矿难和其他一些矿难的原因,张铁岗说,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它们都是因为未加强管理,不重视通风,或者没有进行安检造成的。还有很多本质的东西没有认识清楚,科学上的很多问题尚未得到有效解决,或者在实际生产中没有很好地应用。

张铁岗告诫:“有三层意思,我们必须谨记!”我国的能源问题主要是煤炭发展问题,煤炭占全国一次性能源结构的70%%;煤炭发展的主要问题是煤矿安全问题,一半以上的矿井处于高瓦斯区或瓦斯突出区,近年80%多的事故由瓦斯爆炸引起;而煤矿安全的根本出路则在于科技进步。科技不仅要提升煤炭生产的技术水平,还要解决安全生产中瓦斯治理问题,以及与环境有关的脱硫问题、洁净煤问题等。

尤其是在我国目前瓦斯成为威胁煤矿安全的突出问题的时候,迫切需要科技作为支撑。瓦斯是吸附于煤体及周围岩层中的有害气体,主要成分是甲烷,易燃易爆,加之煤层透气性低,不易在开采前抽放,采掘时极易发生瓦斯突出现象。美国、澳大利亚等煤矿地质条件较好、储量丰富的国家,对于高瓦斯矿一般采取停产关闭措施。而我国一直以煤炭为主要能源,由于资源有限,条件再复杂、环境再恶劣的煤矿,都不得不纳入开采范围。张铁岗说,全国已有相当数量的矿井开采到了600米以下的高瓦斯和瓦斯突出区,条件十分困难。而每向下开掘垂深100米,作业面温度就会升高3—4摄氏度,瓦斯的相对涌出量呈线性增长(不同地区梯度值不一样),瓦斯灾害就容易发生。我国目前的瓦斯事故已上升到煤矿事故的80%以上,造成的伤亡占特大事故伤亡人数的90%。

在美国,煤矿已经实现高度机械化,地质条件好,井下工作人员很少,矿压小,巷道畅通,一旦发生事故,易于撤离,伤亡不大。而在我国,大小煤矿统算在内,采煤机械化程度仅为45%,矿工队伍很大一部分是农民工,文化水平低,培训时间有限。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果再不在瓦斯的预测、检测和防范上下苦功,怎么行呢?而在这些方面下苦功,就必须是科学技术的突破。但是,张铁岗说,我们在安全科技上的欠账太多。科技部规定,企业科技投入不应低于销售总额的1.5%%。而我国许多煤矿根本没有达到这个标准,煤炭系统最好的是兖州3.3%,大同2.4%,平顶山1.7%。就这些,还远远低于其他行业企业的科技投入,如海尔8.2%,铁鹰7.55%,许继6.35%。煤炭企业在全国企业科技投入的排名中,是非常靠后的。

应当承认,安全科技投入和经济成本之间的矛盾,是所有煤矿面临的一大现实难题。仅瓦斯抽放一项,以淮南煤矿为例,就要在每吨煤中增加10元的成本,相当于煤价的1/20,此外有的工作面在开采前还要抽放半年、一年甚至更长时间。所以,不少企业在算经济账后,对技术的研发与推广就不热衷,抱着侥幸心理对安全问题进行应付。殊不知,一旦灾难降临,必将前功尽弃。张铁岗以他长期工作达39年之久的河南平顶山煤业集团公司为例,说这个矿区在1993-1996年4年间接连发生3次大事故,其中2次是瓦斯爆炸。自此痛下决心,用国家给的一笔瓦斯攻关资金和企业自筹资金,用科技开发带动安全生产,至今已经连续9年实现安全生产,实现了产量3000万、总销售收入超百亿的目标。安徽淮南矿区原来也是瓦斯重灾区,从1997年开始抓住瓦斯抽放这一治本工作加大投入进行科技攻关,不仅没有再出现重大瓦斯事故,而且煤炭年产量从1000多万吨增加到3000多万吨。“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加大安全科技投入后,事故大大减少,这个经济账怎么算?”张铁岗说,但是很多人认识不到这一点,他们感到往安全科研攻关上花点钱有点心痛。

即便认识到了,许多人也下不了这个决心,或者确实拿不出这个投入。张铁岗说,平煤集团最近几年拿出4个多亿进行瓦斯抽放、通风系统改造和监测设备更新等,已经花了大力气,但仍不能算满足需求。目前6对戴帽子的突出矿井用的仍然是架线机车,而要按规定换成蓄电池机车,得再投入2亿多元;有些矿长距离高阻力通风,需增开一些进回风巷和专用回风道或风井,又得花2亿多元;更换淘汰风机和瓦斯抽放的小管网及旧瓦斯抽放泵(包括地面建抽放站),还得2亿多元。这样算下来,平煤目前的科技投入远远没有满足安全生产的需要。“平煤如此,全国大多数矿井还不如平煤。”张铁岗说:“安全欠账都不少。由于投入不足,安全装备就跟不上。安全装备跟不上,安全基础就不牢。”温总理说,去年全国19亿吨的煤炭产量,只有12亿吨是在有安全保障的基础上生产的,其他占1/3的煤是在没有安全保障的条件下生产出来的。

今年元旦期间,张铁岗随温家宝总理到铜川参加煤矿安全座谈会。针对暴露在煤矿的技术基础工作方面的诸多问题,温总理要求切实加强煤矿安全难点的技术研究和应用技术的研究,把重点课题纳入科技发展计划。张铁岗说,温总理的指示高屋建瓴,给煤矿科研指明了方向。特别是温总理讲到瓦斯是灾害,同时又是资源,是不可再生的资源。一方面要加强防治,另一方面要加强利用和开发,靠利用促进抽放,靠抽放促进安全生产;要推广质量标准化、风险评估;安全里有科技,要积极采用可视化、网络化、矿山数字化等新技术、新工艺等。在回京的专机上,张铁岗对温总理说:“我曾听您讲过,全国汇报率最高的是科技,效果显现最好的还是科技。所以,现在不积极想方设法破解科技这个瓶颈问题,就无法解决煤矿安全问题。管理、培训及监督检查等,固然重要,而依靠科技解决安全问题才是根本出路。”

与科技紧密相关的,是人才问题。张铁岗仍以平煤集团为例,1998年—2000年本科生出走341人,2000年—2002年工程师出走162人,大部分是高工以上职称。矿业学院都改了名,采矿专业都改了名,煤矿专业没人报,学生毕业也不到煤矿上来,一个大局连续3年未进一个搞地质的,哪怕是中专生。平煤五矿搞地质的技术员都走得差不多了,靠几个地质工干活,煤矿安全的地质灾害谁来预报?目前现有的科技人员素质不高,张铁岗通过多次事故抢险发现,很多现场技术人员遇到事故却拿不出方案,或拿不出正确方案。很多大学的安全实验室,没有抢险救灾的研究内容。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焦虑心态,去年他立志在河南理工大学、平煤职业技术学院的安全实验室,特别增加了矿井抢险救灾的研究内容,力争培养一批能应对各种灾害的人才。